夺过道士手中的长剑

时间: 2020-02-14 11:42:01 点击: 2

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。

学会勇敢。

学会拿的起,

也阻止不了它的离去。

镇上有个包子铺。

曾经亲密无间的两个人,会连路人都不如:学会坚强,也会彻底地失去联系;就能放的下:也会变淡。即使有千般不愿,万般不舍。​​​​相传在古时,云州西十里有个乔镇,丈夫三年前得病。

留下一个男孩儿,

店主是个叫乔云的寡妇,

可是乔云却并不开心;

母子两个靠着包子铺的收入度日,虽说辛苦;日子倒也过得去,从出生至今没说过一句话,只因为儿子宝娃是个哑巴;非常懂事,虽说长得乖巧又伶俐。平时帮着母亲照顾生意,可身有缺陷终究是让人感觉。

宝娃九岁这年;

一时声名鹊起,

样样活计都做得来;街上来了个算命先生,测字摸骨推八字,铁口神算,据传能知过去未来之事;乔云听来买包子的主顾说的。

不禁也动了心思。然而奇怪的是:于是就带着儿子找到了这个算命先生。算命先生看了宝娃的面相之后,却是连连咂舌称奇,算命先生更是满脸凝重?待乔云报了孩子的生辰八字之后,闭目掐算了半日。乔云大惑,竟然双手奉还了乔云给的卦金。"先生这是何意;莫非我儿的命相不好么?眼泪簌簌而下:"说着,算命先生却诚惶诚恐的说:"非也。实在是令郎的八字太过。

绝非凡人之相,

"得了这样一番解释,

只道是算命先生看自己是个寡妇。

示意母亲不要纠结了。

母子二人的生活一如往常,

并未发生什么新鲜事儿?

在下不敢泄露天机。您还是回去吧?乔云实在领悟不透。不肯明言,宝娃却扯了扯母亲的衣袖,抬头笑了笑,然后就牵了母亲的手往家走。回家之后。乔云也就把算命的事忘在了脑后。时间一久,转眼又过了三年;云州突发了。

云州知府衙门虽说开了官仓放粮赈灾,

却也是难抵饥民太多。

从入夏开始,连续半年滴雨未下:天天骄阳似火;烤的是河干井枯,庄稼尽数枯死,处处都是逃难要饭的,灾民四起,不得不听了民间意愿,在城外的山上请道士开祭坛祈雨。乔云的包子铺也早已因为灾荒而关闭了。奇事就是在祈雨现场发生的;乔云带了宝娃去祭坛处看稀奇;祈雨。

冲过祭坛下面的围栏。

却没想到宝娃刚到祭坛附近。突然挣脱了母亲的手。径直登上了祭台,宝娃不由分说:斯时台上的道士正在作法,冲过去一脚就踢翻了桌案,在一片惊呼中。夺过道士手中的长剑,当空舞出几朵。

转眼就浮在了半空;

见此情景;

"敢问仙童,

随之整个人竟冉冉升起,台下众人都看得呆了;当时云州知府也在台下:知道是遇到了仙人,于是率众跪下望空高喊;可能布雨救救我云州百姓吗?"我本上界太乙真人门下仙童,"只听空中的宝娃这时开口说道:只因犯戒被贬到云州,且等我回禀师尊,"又过了一会儿。布雨并非。

一场透雨足足下了有两个时辰,

大雨过后;

那个布雨的神童原是城内一家包子铺的哑巴,

知府又让人找了画师;

霎时果然遮天蔽日,众人只见空中浮云四起;再度晴空万里,知府命人打探那是谁家的孩子;空中却早已没了宝娃,后来有人回:

到包子铺的邻居那里问清了乔云母子的容貌。

然后在城外的山上修建了一座雨神庙,画了图形,庙里供奉的正是宝娃,而他的母亲乔云,也被塑了像供在殿内,人们称之为雨神娘娘。如此关心爱护的两。

母子两个都没了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随机推荐

相关标签

推荐阅读

皮尔文学网
网站地图